在地铁的车厢里面

忙碌的人们拥挤着

我的双脚

无处安放

在空旷的广场上

三五成群的广场舞大妈

而我

仿佛不曾出现过

在都市的夜店里

音乐震耳欲聋

心也不在

只剩下肉体在摇摆

在昏暗的路灯下

不去理会飞驰而过的汽车

漫无目的的走着

反正

家也不在这里

在这个钢铁的森林里啊

每天不停的奔波

不肯停下脚步

其实

不是不愿意停下

而且不敢

我害怕我一旦慢了

就会被身后的孤独包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