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赛过去一周了,简单的回忆一下,也就懒得放图了。 比赛前的半个月,在好友的鼓励(怂恿)之下报名了50km组别的比赛。 比赛前一天,坐组委会的大巴来到了平谷区玻璃台村,领取完参赛包就去办理入住了。之后回到小广场听着音乐会,期间和雷神做起了互动。 第二天早上,8点,准时开跑。50km的赛道分为五个赛段,中间有4个打卡点和补给站。 第一个赛段有五公里的防火道。只要是坡度缓一些的,我都会小跑起来。到达东指壶以后,便是山路了。在大约8公里处,有一小段台阶路,前面的一个女生不小心摔倒,把膝盖磕伤,应该是留了不少血。因为前面有人停下帮忙救助,我也就没有停下,继续向前了。 大概9.5公里处的时候,听到前面的队员说有马蜂炸窝,并且有人被蜇了。我们这些后面的人就从旁边没有路的地方缓慢穿行,从侧面绕过了那个马蜂窝。 很快达到了cp1,灌满两个软水壶之后,又喝下去了大半瓶矿泉水,没有休息就继续上路了。从cp1到cp2的路是最好走的,cp2到cp3的路上,我的腿便开始了抗议,走下坡路的时候就只能一瘸一拐的了。这时候放弃了冲击10小时的打算,第一目标改为了安全完赛。 到了cp3站点后,进行了食物和能量的补给,连吃了四个包子,并且还让志愿者用筋膜枪放松了下腿部肌肉,那酸爽,简直了。因为知道后续的第四赛段是最难啃的一块骨头,所以这一站休息的时间较长。出站后和一个大哥结伴而行。我们俩都是一直走着,我是因为跑不动,他是因为刚吃饱消化消化食。我俩一路唠嗑,穿越了果园小路,出了果园之后他就开始跑了,而我只能慢慢走着。 从赛前提供的信息来看,第四赛段是5个小时关门,我就知道这一段不好走,但是我觉得4个半小时应该也够用了。唉,虽然我能猜到这一段很虐,但是我没有猜到它能这么虐。前前后后十来个大小山头,除了上坡就是下坡,并且坡度多数很陡峭。身边的队友至少说了四五次“这应该是最后一个上坡了,剩下的就是下坡了”,一次次的燃起希望,一次次的失望。都差点要崩溃了。在这个赛段上一直跑到天黑,打开了头灯。并且由于我戴的是半指手套,所以天黑后,手指也总是抽筋。 到了cp4的补给站之后,坐在那里就不想动了,让志愿者帮忙端来一碗又一碗的小米粥,补充热量和能量。在小米粥里面放两勺榨菜,特别好吃。我一共喝了四五碗吧,才依依不舍的上路。 最后一个赛段全程一个人,只有后面有两个人超过我而去,就再也没有碰到过其它人。一向怕黑的我,在山野里独自行走,也没有感觉到害怕,这或许就是专注的力量吧。 到达终点后雷神给了一个拥抱,简单的吃了点补给,就回客栈睡觉了。忘记了拉伸肌肉。 这一次是第一回挑战50km,感受很强烈。 首先是腿部肌肉的重要性,平时不怎么刻意的锻炼肌肉,在长距离越野中,膝盖后侧的肌肉最先无力,导致每一次弹腿都会特别的痛,以后需要加强蹲起的练习。 对于体能的分配不合理,前面很明显是用力过猛,导致在不到10公里的时候,小腿就有了抽筋的征兆。以后应该提前计算好每个赛段的用时,不能乱了节奏。 这一次的50km组,在cp4关门了1/3的选手,那么多人都会被关门,如果我被关门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嘛,那我就可以放心的去报100km、168km的比赛。大不了就是被关门嘛,也不算多失败。谁不会经历几次关门呢。 明年的环长城100,我要报100km的,争取以较好的状态来参赛。 其它的小插曲 在客栈里遇到了一对参赛的兄妹,大哥今年65了,依然坚持跑50km。我完赛之后回到客栈,看到大姐在那不停的刷实时成绩,看一下大哥到哪了。害怕大哥在cp4被关门,很可惜的是大哥真的在cp4被关门,并且只晚了四分钟。大哥说,明年继续来复仇。 在一路上路过了一些村庄,有一些村民看到我们,便给我们加油打气,有大人,也有小朋友。在路过果园的时候,有一个大妈问我们累不累,我机智了一把,肩膀上插着国旗,怎么可能会累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