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以自己喜爱的方式告别这个世界,愿天堂没有寒冷.

昨天是一个周六,在出门前随意的翻了一下微信的消息列表, 当翻到一个被屏蔽很久的微信群的时候,闪过这个群里的最新一条消息是:

愿逝者安息

本着八卦的心,点进去看下发生了什么情况,看到群主发群公告说周日的时候走三峰, 怀念失去的两名队友,牛牛和饮料

我的心咯噔一下,我有一个玩的很好的驴友就叫饮料,而他也在这个群里。

我赶紧朝上翻聊天记录,一直翻到了好几天之前,心彻底的凉了

上周六的时候,饮料随一个小队去风雪大五台,中途遭遇极端天气,请求救援队救援。 当救援队到达的时候,一人重伤,一人死亡。

过了一天的时间才找到失联的第三人,而这时,饮料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。 而救援队员能做的,只有把遗体完整的交给在山下焦急等待的家人

我和饮料是去年夏天结识的

当时我和蜗牛去参加北灵山的露营活动,在花园桥地铁上厕所的时候, 碰到一个背着橙色大包的男生,他看我们也背着户外的背包, 便问我们是不是也是玫瑰的队伍,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,便跟我们简单的攀谈起来

虽然出发前便交谈过,但是由于体力不匹配的原因,在路上并没有走在一起,之后也没有太多的交谈

下一周玫瑰私约去房山的棺材山探洞,到了才发现还有他。这是和他的第二次见面。

紧接着第二天又是第三次见面,是和玫瑰的队伍一起去室内攀岩馆去玩。 结束之后一起吃的晚饭,吃晚饭的时候才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
他是一个河北农村的孩子,在北京做前端程序员,一直喜欢着骑行,而最近一年又喜欢上了爬山和越野, 虽然有些腼腆,但是很阳光,很热爱运动。

再之后他喊着我一起参加了西南灵连穿的活动,在他的带领下,我和他一直位于队伍的第一梯队, 他一直指点着我在爬坡的时候,该如何的调整呼吸,该如何发力。我也见识到了他在户外的能力。

到了去年冬天,我拉着他跟我一起报名了古崖居50km越野赛。一起结伴奔跑了20多公里,由于后来我髂胫束受伤, 跑不起来了,只能慢慢走着,就让他一个人先跑了。

这也是最后一次见到饮料了

在搜索五台山事故的新闻的时候,发现很多人都在口诛笔伐这几个遇难者,舆论的风向就是‘咎由自取’, 但是,一个人坚持着自己所热爱的事情有什么错?以自己热爱的方式走完了自己的一生,难道不是每个人都在追求的吗?

我想起了《徒手攀岩》中的主角,在他准备发起挑战的前一天,收到了一个好友在徒手攀岩的过程中发生意外身亡的消息, 仅仅是为朋友感到悲伤,未发表任何评论,也未对自己第二天的挑战有任何的犹豫。

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热爱的事情付出些什么,就在于热爱到什么程度了,有的人愿意为之付出金钱,有的人愿意为之付出时间, 有的人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。

人是很难做到真正的感同身受的,也不奢望每一个都能理解这份对山野的热爱,只希望即使在不理解别人行为的情况下, 也能做到对他人的尊重。

今天有一群认识饮料的驴友们,在三峰为饮料他们送行,重温他们一同走过的路,一起缅怀一下这位可爱的男生。因为许久未上山, 怕拖累队伍的行程,就和另外一个共同好友,一起到雍和宫上香,为饮料送行。

最后特意在文殊菩萨的佛像前多上了几炷香,因为五台山便是文殊菩萨的道场。希望饮料的灵魂在五台山得以安息。

明天夏天的时候,我会再次跑一趟五台山。来一次大朝台。再为饮料同学祈福。